您好,盖德化工网欢迎您,[请登录]或者[免费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261111开奖结果145期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86718
  • 13336195806
  • 努力考进了纽约大学我却输在了美国大学“起跑线”上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09-28  浏览次数:

  在文章中,她阐述了自己所经历的“空窗期”,以及如何从“终点心态”向“起点心态”转变,希望对广大学子有所借鉴。

  工作中,我们接触到不少来自好学校的好学生。他们都曾成功地走过“高考”这座独木桥,各项素质也不错。

  使工作好几年后,仍然对自己喜欢做什么事、善于做什么事感到很迷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从小到大,他们基本都在为“分数”而奋斗,应试之外,几乎没有时间、也没有习惯去考虑自己是谁、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

  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作者是在纽约大学就读的本科生,是不少人眼中标准的好学生,但却在入学之初和其他同学的对比中,经历了很强的挫败感。

  昨日打扫房间,无意间翻出了许久未动的文件夹,里面装着那份纽约大学录取通知书。第一句话是:

  这冲击包含着曾经的欣喜,也携卷着这一年的酸甜苦辣,但更多地来自于此时的我与彼时的我一瞬间的对视,才惊觉自己的心态已是截然不同。

  “终点心态”。努力到了大学以后,我便在潜意识中将那当做一个终点。在接到纽大录取的那一瞬,我的那种“终点感”尤为强烈。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们新上任的系主任是金融界大名鼎鼎的Peter Carr,又处于全球金融中心纽约,所以非常欣喜;另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全程DIY,拿到了有奖学金的offer,有一种卸下重担的轻松成就感。

  由于不是第一次来美国,我并没有太强烈的新鲜感。时间在置办家具、办理电话卡和银行卡等一系列的琐事中消逝得格外快,在没有时间想家的时候就开始了新学期,并且在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像周围的所有人一样被席卷进了寻找暑期实习的激烈竞争。

  面对Goldman Sachs, JP Morgan这样的大投行,每个人都趋之若鹜,更不用说那些买方的大型Hedge Fund(对冲基金)了,但名额却少得可怜。

  我看着邮箱里累积了一封封来自不同公司的拒信,再看看我同一个项目的室友,面试不断,在圣诞节前夕收到了JP Morgan的offer。

  比如做同一个project,我发现一些知识对于我是全新的,但对于我的同学们并不是,他们往往已经学习过并开始尝试应用了。

  所以我在小组合作的过程中显得被动就是必然了,那种感觉非常不好。而这些同学中的大部分,恰恰是在来美国之前的那几个月已经抓紧时间做了必要的知识储备。

  再比如我在错过了几次学校career center的各种面试辅导、职业规划的活动之后,才开始真正关注这份资源。

  而我的很多同学,在来美国之前就已经了解了开学伊始有哪些活动,并很早就注册了,不仅仅是career center,还有很多其他的资源。

  这让他们没有错失机会,能充分利用学校可以提供的帮助,适应生活、提升自己。

  我看着许多和我一样初来纽约的同学常常在朋友圈晒出自己去了哪些我根本不知道名字却相当有趣的地方,或者做了什么有趣的事,便会惊觉自己的生活真的十分单调。

  后来我慢慢才意识到,我所拥有的那种思维,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

  我们太习惯于“高考后就轻松了,大学就自由了”的谎言,这个谎言之可怕在于它在抹杀我们心中“终身学习”的意识;

  也太习惯于应试教育下将考试作为学习的主要目的,而不是探索兴趣与解决问题;

  更习惯于在被动、灌输式的学习中抛弃深度思考与质疑,而它们却恰恰是获取新知最可贵的品质。

  思维的坏习惯往往比生活习惯更加根深蒂固而难以觉察,正因如此,要改变这种“终点心态”并不容易

  在我看来,磨砺与见识缺一不可。经磨砺让我懂得了“终点心态”的害处之深,长见识让我明白了“起点心态”的裨益之大。

  磨砺包括着面对新环境的无措,见识则是看到身旁的确有人已在相同的时间内如鱼得水;又比如磨砺是自己在寻找暑期实习时拿面试都十分困难,而见识是身边却有人可以不停接到十分难进的投行与基金公司的面试;

  再比如磨砺是自己习惯性地用期末考试来作为一门课学习的终点,也很难享受考前的复习时光,但见识就是看到那些已经在学术界与业界都已有很高成就的教授们,依然时刻展现着对学术与研究的热情和严谨。

  学会珍惜、包容与感恩。具体到生活里,就是让自己成为快乐的来源;不要把任何人的陪伴与付出看作理所当然;不要任意苛求别人或放大别人的缺点。对待师长、朋友甚至陌生人,我们往往做得更好;但对待常伴身边的亲近之人,我们却很容易变成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失去自控力,苛求别人的付出,无限放大对方的瑕疵。

  其实不仅仅是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很多的亲密关系都是如此,夫妻、恋人、密友等等。

  中提出应对婚姻满意度下降问题的措施,我想其中的精髓对于经营亲密关系,都有很大借鉴意义。除了如何对待与他人的关系,如何处理与自己的关系也很重要。

  让我更能了解自己真实的天性,打磨自己的价值体系。出国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像一条被席卷到另一片大洋的鱼,只能一边拼命地游,一边熟悉新的生态环境与游戏规则。每段经历结束,都需要坐下来看看自己过去相信的一切有没有被打破,什么需要坚守,什么需要放弃。

  天性中的许多特点会在这个过程中自然地显露,比如说性格中倔强但也温和的真实底色;比如说独处更让我放松,但社交更让我兴奋;比如面对挑战与安逸,潜意识中更倾向于前者。

  而原生家庭带给自己的可能并不属于天性的一些东西 (往往是一些观点,对一些事的态度等),会慢慢淡化甚至脱落。

  比如不再认为一个人的能力 (表现在事业的成功) 与他的品行具有正相关性;比如不再对嘻哈文化有偏见,而是学会欣赏,并了解hiphop舞蹈与芭蕾舞的不同与相通之处。

  艺术无高低贵贱之分,舞蹈的灵魂在于舞者想要向观众展示什么,并且观众能否被触动。

  在纽约大学,我遇到了一些一直十分崇拜,却从未想过可以听他们授课甚至与他们讨论的学者,而由于金融工程专业本身的关系,他们同时也是市场上杰出的实践家。

  他们对于学术、工作的热情、严谨以及对自己的每一个身份(老板、员工、教授…)都尽职尽责的处事方式深深影响了我。

  尤其是Taleb教授,他让我产生了工作几年后继续攻读phd的想法,因为他研究的fat tail (长尾理论),extreme risk (极端风险),EVT (极值理论) 都让我非常着迷。

  所有的这一切,都修正、完善、验证着我的价值体系,让我抽离身外以旁观者的角度重新认识自己,同时也更接近真实的、更好的自己。

  主观能动性等于放弃。没有人再告诉你应该去做什么,怎么做。如果你想要得到意见,去争取;想要得到资源,去争取;甚至想要得到朋友,想得到关心和快乐,都要去争取。取的过程必有争,这个争未必是一个你有我便无的竞争,而更意味着自身踏踏实实的主动努力,与他人真诚尽责的主动合作、互相学习,最终通常会迎来共赢,各“取”所需。

  我也给自己设立了一个原则,今后叙述一件事、一段时间都不再用“结束”来描述,而是用“开始”来表达。

  比如一场旅行,不再说“这场旅行的结束”,而是说“期待下一场旅行的开始”;比如一段感情,不再说“旧关系的结束”,而是说“期待步入一段新的关系”;又比如逆境中的日子,不再说“我希望它快点结束”,而是“我相信顺境即将开始”。

  拥有“起点心态”,我相信无论身处何处,在做什么,我们自己本身就会是一个永不停歇的新起点。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财宝神算| 搜码网| 老钱庄心水| 藏宝图| 手机看开奖记录| 创富心水论坛| 香港精装彩霸王| 高手坛| 开奖结果| 挂牌玄机图|